[焦排長]寫軟體不像戰爭 寫軟體 就是戰爭!!!!

好像隔太久沒寫了....有點過意不去 , 小時候寫日記就是這種情形
每天寫 後來3天寫一次 , 後來想說不然寫週記好了 , 等到後來又變成月刊......沒想到現在寫blog也發生這種情形 真是汗涔涔淚潸潸呀.....

今天要來寫一個嚴肅的話題 , 這話題其實就是發生在我周糟的事 ,
因為我本身是一名軟體工程師 , 在台灣軟體業沒有很屌 ,
感覺起來台灣是硬體比較屌 , 好像跟科技有關的都要去新竹 ,
只要跟 xx電 有關的就很有錢 , 什麼宏達電 台雞店 聯電等...

燃燒自己的生命 換取醫療費用 和 退休金......
這樣講好像很酸 , 但更心酸的是 軟體工程師 ,
燃燒生命 換來資訊展上3盒100元 , 不然就是在VeryCD上瞧見自己的大作大穫好評!!

其實 我還挺愛用破解板的 , 希望大家繼續支持資源共享阿~~
不過提倡盜板不是這篇的主旨 , 今天主要是要去回憶我上一個project的製作過程..那個project 大概做了1年半吧 , 總共死傷人數估計: 一名程式設計 , 一名專案經理( 一個project只有一位阿) , 兩名美術 , 當然和該案子相關的人員(QA,相關企劃,市場)也損失不少.....

記得是從去年初開始這個計畫的前期吧 , 當時我還很熱血 , 正值熱戀期開始想好好的幹一票  不過等到去年7 , 8月就開始出現了  所謂"計劃趕不上變化 變化趕不上老闆靠北的幾句話"  , 然候今年又隨之接踵而來的新功能與大改版後 , 開始明白了人生.......

舉例來說 ,  當我們在安排時間時 , 其實就已預料到決不可能今年4月可以發行 , 但是老闆總希望員工拼了命的幹 , 對老闆們而言
 "一枝筆 一張衛生紙都有他們的用處"
故意定一個你死都達不成的目標 , 然候逼你死去達成 , 這樣的好處是.....
A:你達成了 ok!太棒 衝了一個里程碑
B:你沒達成 摸摸頭 , 沒關係 下次將功贖罪就好..... 你只好下次更拼
C:你死了 ok 我就知道你不行 換下個人接手繼續衝刺......

這是正常的現象嗎? 有人會認為這叫競爭力 , 不 我覺得這叫神經病
每個人都在被給定的遊戲裡奮戰不懈 , 為了拿過關獎金.....
如果可以
我從現在起 不停的去思考 如何改變遊戲 ,
如果可以
讓我來玩你

在別人的遊戲裡 努力不停 , 卻從來對自己的遊戲置之不理.....

嗯....好像扯遠了!真沒道理.... 想起過去的時光 , 就像是一場戰爭 ,
一場看似沒終點的戰爭..... 每天都做到 10點多(別告訴我你做更晚
我活著回來就是為了寫這篇文章)..沒有週休 , 過了幾次夜 , 所以如果你有朋友是軟體工程師  您可以送他睡袋   這是體貼的行為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<<這個事件發生在 今年6,7月 , 我們的3D美術決心離開這個他最愛的團隊時....>>

老闆是我們的指揮官 , 下達命令 叫我們死守
經理是我們的連長 , 沒聽到命令 , 決不棄守據點.......

明明知道在期限內 是不可能做完任務的 , 但偏偏上級是如此決定
並且告知 如果我們delay將 影響到後面整個行銷活動的進度....
在做不完的進度裡 卻又奢望不可能出現的再延期.....

戰爭畢竟是殘酷的 , 在永無止境的折磨裡 , 終究是會有人傷亡的......
當我們的一個好朋友 , 負責3D美術的一員大將離開之時 ,
大家都是無奈多過於感嘆...... 當然對我們負責整個計畫的經理(連長)來說更是煎熬..........


人物介紹: 躺在地上 已被烤焦的焦排長( 我們的3D美術)
連長 ( 專案經理 )
老刺蝟 ( 某資深工程師 )
指導員王金存( 小弟弟我 )
羅廣田 ( 某工程師 )
.....其它的人員 各自扮演其它弟兄
吹號 -> 可以徹退了.... 對我們而言是deadline往後延了




<經理最後的心得>
我沒聽見吹號 什麼也沒聽見 我不能下徹退的命令
對不起弟兄們 幫我兄弟抬回窯裡去 再他身邊給我留個空...

<後記>
後來果然有不少人離開了... 再不走就都打光了!!